我,代课28年,每月2000元,小学全科都由我这个厨子教

2019-09-10 08:3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我叫潘平忠,今年48岁,全国40多万代课老师中的一位,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平永镇阶你村孖尧小学教书,与其他老师不同的是,这个学校只有我一位老师和18个孩子。数学、语文、体育、音乐、美术、思想与社会、科学全部科目都是我这个“厨师”教的,今年入围了2019年度马云乡村教师奖。
我所在的阶你村地处于山区腹地,山高坡陡,路程遥远,90%年轻劳动力外出打工。由于师资缺乏,我又做厨师,又教书的状态曾维持了很长时间。2012年曾短暂来过一位老师,但待了两年就受不了,离开去往别处教书了。2015年起,我一人教书一直到现在。
以前我们村是榕江县平永镇深度贫困村,也是2018年国标出列村。全村四个自然寨居住着396户,1524人,以苗族、侗族、水族聚居为主。
当时看到镇上一百多户人家,没有出来一个大学生,深深刺激到了我。跟我一起在外面读书的同龄人,基本都辍学了。另外看到自己家乡很落后,所以我就有了这样一个决心,如果我能够当老师,一定要让家乡这些孩子都能读到六年级,然后再去读初中。
一块龟裂的黑板。1991年,我当时在福建泉州一家电子厂打工,同乡告诉我村里急缺老师,我就辞职回到了家里,成为一名乡村代课老师,一晃28年过去了。村里大部分同乡都去到珠三角沿海地区打工,酬劳高,每月有七、八千的收入。而我为了这帮娃娃,留了下来,成为阶你村的“留守老师”。
学校条件艰苦,很多学校必备的物品都没有。数学课用的标尺,上课铃,都是我自制的。上下课的铃全靠手来敲,一个“三角铁”一样的铃铛,其实是原来犁地时用的钢板。上课铃声是慢慢的敲击3下,然后间隔半分钟,连续2下敲击;下课的铃声一般是“当当当”慢速的敲。孩子们听着这像暗号一样的铃声——上课,下课,升旗,放学。
所有课程我都教。比如语文、数学、美术、体育、科学,还有社会实践活动、思想道德等。我们一个星期安排30节课,每天6节。课表是我根据我们贵州教学大纲排的,语文、数学和科学排课较多。除此之外,我还会对学生进行课外辅导。
我们开设了很多“副科”,如果在某些方面不清楚,我就订一些教材自主学习,或者手机上网查找相关资料。所以说一个人有时真觉得挺累的,但是我打骨子里是热爱教育事业的,所以也无怨。
我一个人,除了教课,也是孩子们的“厨子”。购买营养餐的食材、做营养餐,都是我一个人。我们镇子上的学校都实行配送,但我们这里是单独教学点,离镇比较远,所以食材都是我骑车到镇上去买。
刚来代课时,我一个月只有44元的工资,28年过去了,目前的工资也只有2000多元,远不及平永镇中心校的正式老师。我去了解过,代课教师“民转公”的条件,必须是1986年以前参加工作的才有资格。我差了5年。
我家人开始是反对我在村小代课的。孩子的学费都不能指望我。我有两个孩子,从小在这个教学点读一年级,是我一手教的。后来孩子上学需要钱,我妻子就到外面去打工,孩子读到大学,可以说学费她承担了大部分。她也曾经劝我跟她一起出去打工,我拒绝了。我跟她讲,我有这种理想,不管她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最后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由于“撤点并校”政策,我和孩子们上完了孖尧小学的最后一课,新学期我们都要去到平永镇中心校开始新学期。在最后一堂课上我给每一个学生都颁发了一张奖状,鼓励他(她)们:离开孖尧小学后也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
我给孩子们做了最后一顿午饭,算是散伙饭吧。代课教师是在公立学校中没有编制的临时教师,虽然做着和编制教师一样的工作,但是实际上却充当着“没名没分”的临时工,随时面临被解聘,获得的报酬却仅仅是在编教师的1/3不到,无论是工资待遇、社会保险,到职称评定、业务培训等各种福利,均无法与正式在编教师享受同等待遇。
县教育局经过全面考虑,撤销了孖尧教学点。我心中虽然不舍,但大山深处的孩子们能够到教学条件更好的学校读书,一直以来都是我和村民们最大的愿望。
另外,我父母的身体不太好,常年都把心思放在学校里,很少陪在他们身边,我很愧疚。我母亲今年71岁了,患有冠心病,病情不乐观。医生说目前已经没有什么办法能扭转病情的恶化,所以她只能在家维持,自己打针。我只要有时间,一定会骑摩托车回去看看老人。
孩子们在新学校,领取了新课本,开始了新学期。
我现在的学历是大专,来到中心校之后,这里正式老师最低的学历是大专,感到很大的压力。如果未来有继续提升的机会,我还是希望升到本科。只有不断的提升自己,才能应付一直都在变化的环境。
转到平永镇中心校入教后,我和另外一名班主任教一年级的大部分课程。
下课后的孩子们。
新学期的第一次课间操。
来到中心校,孩子的伙食水平有了提高。
一年级的小朋友在等待做课间操。
现在中心校给我提供了免费的教工宿舍,所以一周回家一次。从中心校到阶你村有8公里的路程,骑摩托车半个小时就能到,下雨时村道会有落石,但不管打雷下雨,我都要回去看看老母亲。
(口述/潘平忠,编辑/一凡,心像工作室出品)
关键词 >> 乡村教师,代课老师,潘平忠,留守儿童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