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拦路打老师”案被告人:个人恩怨,非针对教师群体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2019-06-12 19: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2日14时30分,经历5个半小时的庭审后,河南栾川县“学生20年后拦路打老师”案庭审结束,法庭并未当庭作出判决。
法庭上,打老师的常某尧称,老师张某林的体罚对他造成的心理伤害,成年后也无法忘记。他打张某林,是私人恩怨,并非针对教师群体。
在庭审辩论环节,常某尧的辩护人表示,常某尧的行为违反治安管理法,但未犯罪。
公诉机关则认为,常某尧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建议在1年6个月到3年之间量刑。
庭审现场,打老师的被告人常某尧。栾川县法院供图
常某尧:是个人恩怨并非针对教师群体
《起诉书》显示,2018年7月的一天,常某尧在路边等同村的潘某洛送渔具,恰好张某林路过,常某尧想起曾被张某林严厉体罚,心生恼怒。在准备拦截张某林时,把手机交给潘某龙让其录视频,接着上前将张某林拦下,确认身份后,即对张连扇四耳光,又朝其脸部猛击一拳,口中反复辱骂。此后,常某尧将张的电动车踏翻在地,朝张胸部、腹部猛推两圈。后在群众劝说下,张某林离开。
常某尧说,自己偶遇张某林时,不太确定。就拦下来询问,张某林怔了一下。“我情绪就冲动了,殴打了他。”
网传的常某尧(右)打老师张某林的视频截图。
庭审中,谈及自己初中时被张某林体罚,穿着灰色圆领T恤、黑色裤子的常某尧数度呜咽、落泪。常某尧表示,自己并非接受不了张某林的体罚,而是张某林对自己造成的心理伤害,成年后也无法忘记。
“经常做噩梦,梦到被打的那种害怕、无助。”常某尧说,一直想不通,十几岁的自己究竟能犯多大的错。他称,当年找校领导反映过,但没什么改变。
常某尧表示,自己没被其他老师打过,从内心里,他不把张某林当作自己的老师。自己殴打张某林,是私人恩怨,并非针对教师群体。
常某尧曾为患病的高中老师捐款1万元。常某尧表示,老师是教书育人的,如果没有老师鼓励他,自己就考不上大学,也无法改变命运。
出庭作证的栾川县试验中学副校长说,张某林比较内向,但未发现其体罚学生、违背教学规范的行为。然而,回答常某尧的辩护人付建提问时,该副校长承认学校未调查张某林是否曾殴打过常某尧。
当日张某林并未出庭,公诉机关宣读了他的陈述。付建指出,张某林前后几次陈述矛盾,前几次称不可能打常某尧,后来却说“有时候踢他一下”。
澎湃新闻日前多次致电张某林,但他电话关机。
庭审现场。栾川县法院供图
公诉机关:将视频发给同学,与视频发酵有因果关系
公诉书显示,2018年8月24日、2018年11月15日,常某尧曾将截取的1分9秒视频发给两个初中同学。其中第二个同学又发给别的同学,后者又发给其他同学。2018年12月10日,该同学又转发给同事。2018年12月15日,该视频迅速在各种微信群转发传播,后被媒体关注报道。
常某尧表示,让人录视频没有想放到网上,而是想自己以后看。他把视频传给两个同学后,都千叮咛万嘱咐别传出去,对方口头也答应了。
付建指出,警方并未查清究竟是谁将视频发到公共网络的。
公诉人表示,常某尧主动让人拍视频,而且发给同学,与视频发酵有因果关系。
《起诉书》显示,检察机关认为,常某尧在公共场所出于报复动机,为发泄情绪,借故生非,当众拦截、辱骂、殴打中学时的老师张某林,并有意录制视频传播他人观看,导致该视频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报道,严重影响张某林的工作、生活和家庭安宁,并引发全社会对尊师重道传统美德的非议、影响恶劣,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常某尧在投案途中被侦查机关捕获,可视为自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罪行,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对公诉机关指控自己犯寻衅滋事罪,常某尧表示,不管怎样,打人不对,视频传播(出去)自己也有一定责任,他向张某林及其家人道歉,也委托家人对张某林做些经济补偿。对于自己犯的错,如果法院判他有罪,他接受处罚。如果法院判他无罪,他也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
付建当庭拿出两万元钱,称这是常某尧家人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