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
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

我是北大考古系副教授秦岭,五千多年前的良渚古国到底有多好,问吧!

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 “良渚古城遗址”项目经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委员会认为良渚古城遗址向人们展示了新石器时代晚期一个以稻作农业为支撑,具有统一信仰的早期区域性国家,是早期城市文明的杰出范例,是长江流域对中国文明起源的杰出贡献。
作为从未被历史文献记载的早期文明之一,良渚古城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有价值的文化信息?我是秦岭,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咨询专家,从事新石器时代尤其是长江下游史前考古研究近二十年,也参与了本次申遗的文本撰写工作。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意味着什么?欢迎向我提问。
思想 2019-07-0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67个回复 共7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秦岭 2019-07-29

全球学界从来没有过什么文明单一起源论断,不知您从哪儿看到的?
以色列的确报导发现了距今9000年保存较好的大型聚落,土坯房建筑技术和聚落布局都符合原先考古学界对西亚新石器时代这个阶段的认识,并不是什么意外发现。
国内报道不知道为何反复转译自一个非常不专业的媒体文章,其中不仅去掉了原先各类报导打引号的"city",直接称其为城市,还把同一遗址青铜时代随葬的铜矛当做9000年的进行鱼龙混杂的不实介绍。我也是看到中文奇怪的报道再回去看原文知道是以讹传讹。
以色列这处遗址,位于耶路撒冷以西几公里,从考古学角度讲,它的贡献是填补了这个区域9000年前的历史空白,因为以往认识,觉得约旦王国西岸(Judea犹地亚地区)这一片区域是没有这么早的人类活动的。所以从考古研究角度,这个距今9000年的聚落(settlement,这是大多媒体报导的用词)还是挺重要的,而且除了常见细石器泥塑等等,也发现几个黑曜石质的珠子,应该是从安纳托利亚平原远程交换所得。所以不管怎样,算是挺好的发现,但是跟文明毫无关系,没有任何研究者会说这是文明。呵呵。
  不知道为何国内大多转译了同一篇不严肃的报道,造成误读。这也反映出今天网络媒体的特征之一,看似很多报道,其实来源单一。如果来源出现问题,就会造成很大范围的讯息混乱。可以此为鉴。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秦岭 2019-07-20

 借此问题,我想从研究者角度重申良渚申遗的学术价值。新闻报导不是科学论文,可能由于措辞不严谨,造成很多读者的误解。这里再次强调以下论点:
  良渚实证的是东亚大陆地区(中国)有五千年之前的早期文明/国家形态。不仅只有良渚可以实证,事实上良渚是中国新石器晚期各区域文明/国家之一。因为良渚的遗产管理保护已经准备好了,所以良渚申遗并且列入名录。并不代表良渚是唯一的五千年前中国范围内的区域文明。将来条件成熟,陆续会有其他区域新石器文化进入大家的视野(具体看我相关答案)
大约公元前3500年前开始,中国黄河中下游/长江中下游至少四五个区域内相继开始走向社会复杂化,表现出不同的区域国家起源发展的进程,背后利用的资源技术,社会结构,权力的实现方式各不相同。
事实是,西方早期文明的确跟我们的发展道路很不一样,他们的新石器时代没有产生早期国家和城市,他们的城市文明/国家起源都是在青铜技术、文字、最根本二次农业革命的基础上产生的。
而中国的新石器晚期社会发展水平,可兹比较的恰恰是西方进入青铜时代之后的文明。
换个角度看,青铜技术传入中国,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生产力生产技术,青铜更多是拿来做铜礼器成为权力与信仰的集中体现,而不是拿来做工具改变农业基本格局。可以说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农业格局和基本模式从新石器晚期(五千年文明起源)开始到铁器时代(东周秦汉)是平稳发展的。青铜冶金技术对中国早期社会发展的作用跟西方文明起源中的决定性作用截然不同。
中国文明从起源到发展乃至今天的空间格局都来自新石器晚期也就是五千年前后的区域性社会复杂化进程。比如我们常说的"九州",汉代的郡县,甚至今天大家熟悉的菜系,背后的区域格局都是在五千年前形成的。
希望非专业的喜欢历史的盆友有机会重新学习,关心考古学进展。
(关于此问题中一些错误观点,另段列出,稍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8个回答

柒星2019-07-09

有啥黑科技没

秦岭 2019-07-10

良渚高超的制玉技术当然是黑科技。凡是今天无法完美复制的古人创造的物质成就,背后都可称为"黑科技"。这里说的完美复制,是指利用当时才有的资源技术和工具。
没有金属工具和坨具的时代,良渚人拿石头加水加砂子刻石头(软玉的莫氏硬度6-6.5)。去博物馆看看良渚玉器的精细纹饰(微刻工艺)/规整造型(成型工艺)/光泽完成度(打磨工艺),一定会惊叹的。
举一个例子,大家在这次良渚申遗推送里经常看到的"神徽",那个完整的神人兽面纹,看到的其实都是显微摄影照片,那个单体是浅浮雕加细刻纹,在"琮王"四面直槽內,上下排列一共八个。每个其实多大呢?高约3厘米,宽约4厘米。有兴趣自己画个3*4厘米的方框(或者找个一元硬币体会一下),再想象一下要把那个神徽图案塞进去,不是画进去哦,是在坚硬的软玉(透闪石)上用燧石工具,没有放大镜没有图纸没有照片没有文字说明的情况下,像良渚工匠那样的一刀一刀刻进去。。。。
如果没机会去杭州现场看,北京的有福了。故宫博物院7月16日开幕"良渚与古代中国"良渚文化玉器大展,集结了除良渚文化区(包邮区)以外,九个省市出土采集的良渚文化玉器,和故宫收藏的清代皇帝收藏的良渚文化玉器。我说的琮王也在展品之列。可以亲眼感受一下。
展期三个月,7/16-10/20,记下来不要错过

Mellow2019-07-20

请问,考古遗址的具体年代是如何确定的?谢谢!

秦岭 2019-07-29

考古学上我们有两套各自独立的年代学方法。
绝对年代:利用放射性元素半衰期的原理,一般是进行碳十四同位素的测年。碳以同位素形态按稳定的比例存在于大气和我们地球上所有的生物体内,并进行交换循环。其中碳十二碳十三被称为稳定同位素,而碳十四则是不稳定的放射性同位素,因此它有半衰期。因为古代为我们保留了大量来自于动植物的含有碳元素的遗留(比如人和动物的骨骼,牙齿,植物残骸,木炭,织物残片,毛发,漆皮等等)。这些来自于生物体的遗留,在生物死亡(植物停止光合作用)后,就停止了与外部世界的能量交换,保存于其中的碳元素就只会不停地衰变减少。我们根据碳十四的半衰期(5730年),利用科学方法(现在最常用AMS加速器质谱分析法)对考古发掘的样品中残存的碳含量进行测试,然后可以推算出样品(死亡)的年代。现在,用这个方式可以测到大约五万年左右的样品。
更古老的旧石器时代,有其他比如铀系法,光释光等测年技术,有兴趣可以自己度娘。
相对年代: 另外,考古学上也有地层学原理下的相对年代。简单说就是先埋下去的东西年代更古老。比如你挖地基,挖到下面有个罐子,这个罐子所在的地层,肯定就比你现在生活的时代要早,你把罐子留在原地没动。那么将来的考古学家挖到你盖的房子,又接着挖到那个罐子,他们根据"层位关系",知道你的房子要晚于那个罐子。这种时序上的先后关系就是我们所说的"相对年代"。
通常,考古学上会结合上述两种方法,利用相对年代在发掘中获得样品的已知早晚序列,再利用碳十四测年方法来确定这个早晚序列的起止年代和内部差异。
同时,因为物质文化本来就有时代特征(比如不同时代古装剧用不同餐具穿不同衣服),所以考古学家在有大量考古资料积累的地区已经建立年代框架的情况下,根据出土陶器瓷器青铜器,也可以大概估计出一个时间坐标。
目前,中国考古学框架是很成熟完整的。基本上每个区域的考古学家都能轻松断代发掘到的遗物。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5

严复在晚年曾自叹“浮名满世”。严复以其一生在翻译、海军、教育等三个方面的主要成就,比如精通西学,翻译包括《天演论》在内的八大译著,主持天津水师学堂二十年,先后担任过安庆高等学堂监督、复旦公学校长、北京大学首任校长等,享誉当时的知识分子圈内乃至全社会,可谓一等社会名流,大体上是很受尊崇。他一度在各校受邀做演讲,受到拥戴,风光十足。晚年会有“筹安之累”正是因为袁世凯派想利用严复的声名地位来造势。
当然,一个人的声名地位并不能对应代表他有多被理解和认可。恰恰相反,圣贤皆寂寞,高处不胜寒。
比如,1902年时西学风靡,严复门前很是热闹,可严复看不惯结党营私、假公济私和权利之争。他认为,那些所谓新党,口谈新理,手持新书,日翼新政之行,其实不过是为个人之私,希望从中邀利,或晋升为新贵。因此,严复不
愿与他们交往。坊间盛传严复之傲慢。严复则默默闭门谢客,倾注心力于译书。那时他的身份是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白天到局里办事,晚归,灯下唯以翻译自娱。
比如,严复曾十分委屈地向张元济倾诉,说有位朋友赞许他译的书很好,但就是太难了,无法领略其中妙义。圈内朋友都表示看不懂,就更别说一般的读者了。严译著述对受众的要求一直都很高,需要丰厚的西学知识作为支撑。如此,严复翻难免感受到一种曲高和寡的孤独。1903年2月27日夜晚,严复在翻译《群学肄言》时,忽然间悲从中来,在一张便条上写道:
吾译此书真前无古人,后绝来哲,不以译故损价值也,惜乎中国无一赏音。扬子云:“期知者于千载”,吾则望百年后之严幼陵耳!
严复是名士,但人生亦多孤独之时。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境遇如何,严复一直都表现出远大的抱负、高级的情怀和很强的行动力。

14

还原严复的意思是:将他从一个雕像、一个大名、一页历史课本,变成一个焕发色彩,有家累,亦有受挫的仕进之心,有辉煌,更有挫败,有情感更有温度的,既可仰望又可亲近的人。
严复影响了中国近代史,是对近代中国思想史和文明转型做出了开拓性贡献的人物。他一方面引进西方的先进科学,一方面又非常珍视中国经典传统,学贯中西,系统地将西方哲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法学、逻辑学等介绍到中国。作为一代最出色的知识分子,他的精神世界就是一座宝库,可以让时人受益,更可以跨越时光。他在百多年前说的许多话,如今依然令人警醒。但也因此,很多人无法走近他,只能仰望。
我久居福州,常在郎官巷20号严复故居门口经常看到有些游客在门口探头一下瞄两眼叨咕三句即离去。有一天,我眼看着夕阳余晖洒在青石砖上,洒在几字墙上,眼看着空荡狭长的郎官巷,想着一个人物这样深邃宏阔的精神世界、炽热的家国情怀、踉跄归故里的晚境,一种非常苍凉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
阅读严复的这几年,我闯进了一个光芒四射的宝库,并且得到了一些宝石,现在我愿意以我的方式,和更多的人来分享进入严复这个精神宝库的路径。
比如,观察严复的人生是很有意思的,他的人生似乎总在剑走偏锋,波折起伏。若不是父亲突然病逝,他可能继续攻读四书五经,在科场上杀进杀出;若没有马尾船政,严复或许就在阳岐村庸常度日。他进入马尾船政,留学英国,却没有成为一名海军将领,而是成为水师学堂的教职人员。他为水师学堂付出二十年光阴,却也不是生平最大成就所在。影响中国近代史的,是他的译著。
比如,严复一生有过鼎沸声光,却也时有挫败感、焦虑和惊惶。然而,正如一位评论家所写的:“他一边感叹‘浮名满世,资力浅薄”,一边却行动力极强地过完一生。“单这一点,亦足以鼓励我们如何抵抗平庸,焕发出一点人生的活色。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