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疆
音乐爱好者、长笛演奏员

我曾担任北大交响乐团团长,关于长笛演奏和儿童音乐启蒙,问我吧!

近年来,国内的音乐普及教育方兴未艾,许多家长会带孩子一起慕名去听最知名的乐团演奏的最经典的作品。但是,最经典的作品并不意味着就是最适合孩子的,究竟什么样的音乐最值得聆听?
我是音乐爱好者、长笛演奏员任疆,曾连续四年担任北大交响乐团长笛首席,后担任乐团团长。曾率管乐重奏组在国家大剧院花瓣厅为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演奏。2011年加入康奈尔大学管乐团(Cornell Wind Symphony Orchestra),并以专业成绩第一的身份出任长笛声部首席。
二十余年音乐领域追求与探索的亲身经历,让我可以告诉你,什么样的音乐最值得去聆听。关于长笛演奏以及音乐启蒙,欢迎大家和我一起聊聊!
文艺 2019-05-0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6个回复 共1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任疆 4天前

谢谢您的提问!实事求是地说,您的观点我是非常赞同的,而且感同身受。现如今整个中国的社会都太浮躁了,太急功近利了,这样的社会氛围影响到了生活在其中的每一个人,包括大人和小孩。因为现阶段所有的音乐创作都是一种市场导向(少部分政治导向此处不谈),一切都瞅准了最具消费能力的年轻人群体,所以有才华的音乐人都集中在流行歌坛领域。相比较那些可以为自己的偶像一掷千金的追星族而言,儿童原创音乐这一领域实在是没有很好的变现能力,即便一个音乐人再有情怀,如果单靠这个无法维生,他也是无法长期坚持下去的,人才的缺乏也就意味着好的原创作品的缺失。但是,音乐是无国界的,是可以超越时空的,虽然我们当下缺少优秀的自主原创音乐,但是我们还有大量国外的优秀作品(欧洲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的大量经典、包括20世纪和21世纪初许多经典伊人综合的配乐、日本宫崎骏动漫的配乐等等)足以给我们的孩子做音乐的启蒙,从这个角度来看并不用十分担心。现如今,家长之间的互相“攀比”确实十分严重,看到谁家孩子学乐器了,或是报什么辅导班了,或是听说特长有助于未来升学、考学,也非得给自己的孩子报一个,全然不顾自己孩子的条件和兴趣,这种一厢情愿会让家长累,让孩子更累,而且之后往往达不到家长的“期待”,打击了孩子的自信心,让孩子在进入青春期后变得更为叛逆。兴趣是学好一切的基础,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适合学乐器,让孩子选择一个自己最喜欢的事,作为家长只需从旁协助,这样做才更加明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1

工商业发展,当然是向近代转型的标志。但是商业的发展,并不代表出现了现代的社会。中世纪的阿拉伯商人也精通商业,但是却没有自发进入近代社会。仅仅是工商业的发展,很难说能进入“近代社会”。现代或者近代社会的到来,标志着社会的整体变化:比如要有保障个人财产权,保证契约有效性的独立司法体系,脱离了大家族或者家庭人身束缚的个人主义,社会流动性,自由迁徙的权利(可以被工厂公司雇佣),对创新和科学的尊重和鼓励,开拓进取的精神,尊重法治和个人财产权的政府等等。如果用这种严格的定义,那么明末的商品经济规模虽然可观,但是离完整意义上的近代社会还比较遥远。
明代的”内阁“与现代国家中的”内阁“,是不一样的。现代欧洲国家的内阁制,背后是君主立宪制度。国王尊重法治,日常工作交给内阁,内阁受到国会的监督。而明代的内阁,从法理上说,只是独裁君主的顾问团队,助理团队,不能侵夺皇帝的权力。这样的内阁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标志向近代的转型。
满清入关后,觉得内阁制很好,基本照单全收。从这个意义上说,满清完全没有阻碍内阁制的发展,谈不上中断。
清代的商业,基本延续明代隆庆开关后的模式,依然有发达的海外贸易。但是问题是,近代资本主义发展要求的配套设施,依然欠缺。所以也很难说”阻碍“了近代转型。
明清时期的商业,说白了,做生意发财可以,可是说不定哪天就被朝廷撸了羊毛,当韭菜割了;或者卷入某场政治斗争,财产充公,家破人亡。中国多的是勾结官府、豪无安全感的西门庆;少的是心无旁骛、全力创新的马斯克。这才是中国向近代转型最困难的地方。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