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伟豪
独立音乐人、媒体人

我是独立音乐人殷伟豪,关于独立音乐人的现实困境,问我吧!

没有与任何唱片公司签约,自己创作、自己录歌、自己宣传,希望用音乐获得世界认可,却必须接受作品被更多人听到都很难的现实。所谓“独立音乐人”,大约绝大部分都在为赵雷的出圈抹泪,转头看看自己,不得不为维持这个标签用另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什么时候,“独立音乐人”从职业变成了一个附加称谓、一种态度?
我是殷伟豪,大学毕业至今一直混迹于北京的独立音乐人圈内,写着无法发表的歌,做一些观众很少的Live Show。国内大众对于音乐付费的低意愿和对于版权的低认知,使绝大多数独立音乐人几乎赚不到一分钱。而那些占领市场高地的歌曲,又有多少有灵魂、有音乐性?
在这里,我想与大家分享作为独立音乐人的现实苦乐,若你对流行音乐有想法有见地,也欢迎与我聊聊。
文艺 3天前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8个回复 共1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请问您,独立音乐人有可能更换自己的演唱风格?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8

工商业发展,当然是向近代转型的标志。但是商业的发展,并不代表出现了现代的社会。中世纪的阿拉伯商人也精通商业,但是却没有自发进入近代社会。仅仅是工商业的发展,很难说能进入“近代社会”。现代或者近代社会的到来,标志着社会的整体变化:比如要有保障个人财产权,保证契约有效性的独立司法体系,脱离了大家族或者家庭人身束缚的个人主义,社会流动性,自由迁徙的权利(可以被工厂公司雇佣),对创新和科学的尊重和鼓励,开拓进取的精神,尊重法治和个人财产权的政府等等。如果用这种严格的定义,那么明末的商品经济规模虽然可观,但是离完整意义上的近代社会还比较遥远。
明代的”内阁“与现代国家中的”内阁“,是不一样的。现代欧洲国家的内阁制,背后是君主立宪制度。国王尊重法治,日常工作交给内阁,内阁受到国会的监督。而明代的内阁,从法理上说,只是独裁君主的顾问团队,助理团队,不能侵夺皇帝的权力。这样的内阁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标志向近代的转型。
满清入关后,觉得内阁制很好,基本照单全收。从这个意义上说,满清完全没有阻碍内阁制的发展,谈不上中断。
清代的商业,基本延续明代隆庆开关后的模式,依然有发达的海外贸易。但是问题是,近代资本主义发展要求的配套设施,依然欠缺。所以也很难说”阻碍“了近代转型。
明清时期的商业,说白了,做生意发财可以,可是说不定哪天就被朝廷撸了羊毛,当韭菜割了;或者卷入某场政治斗争,财产充公,家破人亡。中国多的是勾结官府、豪无安全感的西门庆;少的是心无旁骛、全力创新的马斯克。这才是中国向近代转型最困难的地方。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