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笛
澳门大学教授、历史系主任

我是澳门大学教授王笛,旧时的成都古城什么样,问我吧!

路边摊、麻将馆、林荫小道上飘零的落叶和拥挤茶馆中消磨的时光,组成了一副成都老城的生活图景。可如今,有些市井风貌也许已难觅踪影。
我是澳门大学教授、历史系主任王笛,一个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曾著有“茶馆两部曲”——《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茶馆:成都公共生活的衰落与复兴,1950-2000》,以及同样聚焦川渝地区的社会文化史著作《街头文化》《跨出封闭的世界》等。近期出版了《袍哥:1940年代川西乡村的暴力与秩序》(北京大学出版社)以及《消失的古城》(社科文献出版社)两部著作。
在成都听戏、泡茶馆、逛庙会,百年来有什么样的变化?工匠、挑水夫、算命先生、剃头匠等各色人群在这座城市里如何生存?若你对成都古城的旧时光感兴趣,欢迎与我聊聊。
508
思想 2019-02-11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6个回复 共3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crystal2019-02-13

能不能推荐一些您觉得比较有老成都氛围的茶馆呢?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1

工商业发展,当然是向近代转型的标志。但是商业的发展,并不代表出现了现代的社会。中世纪的阿拉伯商人也精通商业,但是却没有自发进入近代社会。仅仅是工商业的发展,很难说能进入“近代社会”。现代或者近代社会的到来,标志着社会的整体变化:比如要有保障个人财产权,保证契约有效性的独立司法体系,脱离了大家族或者家庭人身束缚的个人主义,社会流动性,自由迁徙的权利(可以被工厂公司雇佣),对创新和科学的尊重和鼓励,开拓进取的精神,尊重法治和个人财产权的政府等等。如果用这种严格的定义,那么明末的商品经济规模虽然可观,但是离完整意义上的近代社会还比较遥远。
明代的”内阁“与现代国家中的”内阁“,是不一样的。现代欧洲国家的内阁制,背后是君主立宪制度。国王尊重法治,日常工作交给内阁,内阁受到国会的监督。而明代的内阁,从法理上说,只是独裁君主的顾问团队,助理团队,不能侵夺皇帝的权力。这样的内阁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标志向近代的转型。
满清入关后,觉得内阁制很好,基本照单全收。从这个意义上说,满清完全没有阻碍内阁制的发展,谈不上中断。
清代的商业,基本延续明代隆庆开关后的模式,依然有发达的海外贸易。但是问题是,近代资本主义发展要求的配套设施,依然欠缺。所以也很难说”阻碍“了近代转型。
明清时期的商业,说白了,做生意发财可以,可是说不定哪天就被朝廷撸了羊毛,当韭菜割了;或者卷入某场政治斗争,财产充公,家破人亡。中国多的是勾结官府、豪无安全感的西门庆;少的是心无旁骛、全力创新的马斯克。这才是中国向近代转型最困难的地方。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